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English

当前位置: 增值农业网 >> 最新文章

农业税取消后的中国农民增收急需开源花眉竹

发布时间:2019-10-14 19:53:31

农业税取消后的中国农民仍为增收犯愁

冬去春来,麦苗返青。山东鱼台县谷亭镇姜庄村50岁的农民马培来,望着自家的7亩麦田,心中满怀期望又不免担心:农业税取消后,在土里刨了半辈子食儿的他能富裕起来吗?

马培来的担心并不是个别的,中国总理温家宝5日在十届全国人大第四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说,中国目前经济社会生活中仍面临一些困难和问题,首先就是“粮食增产和农民增收难度加大,当前粮价走低和农业生产资料价格上涨的压力都不小,影响农民增加收入和种粮积极性。”

2005年年末,中国政府宣布全面取消农业税。马培来回忆说:农业税最高时,他家7口人每年要向当地镇政府上缴1700元,超过了现在全家一年纯收入的三分之一。

他认为,免除农业税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让那些不法官员无法再以收税为借口向农民口袋里乱伸手,农民终于可以了无牵挂地发展生产,富裕家庭。

然而,当中国9亿农民还在为减负政策欢欣鼓舞时,种种迹象表明负担减轻后他们却仍要为增收而眉头紧锁。从2003年中国政府首次宣布逐步取消农业税后,接下来的两年,生产资料价格出现飞涨,特别是农民们必用的能使土地增产的肥料、农药价格甚至上涨了创记录的30%,虽然随后中国政府出台了相应的限价政策,但效果并不明显。

山东是中国小麦主产区之一。据马培来介绍,2004年他种麦子时,化肥价格从每公斤1.6元涨到了2.2元,仅施肥一项就多花了200多元钱。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小麦丰收后价格的不景气。由于产量增加,2005年小麦价格每公斤降了0.2元,并一直低位徘徊。按照中国普通农户的收成为每亩400公斤计算,马培来家2005年出售小麦时少收入近600元。

山东省社会科学院农村经济研究所所长秦庆武分析说:生产原料、运费成本的上涨导致农资产品价格水涨船高,加上粮食价格下跌,有可能会完全抵消废除农业税的效果,导致农民增产却不增收。

但即便如此,马培来仍不得不靠在他的这些田地上。除了种麦子外,马培来在夏季改种价格较高的水稻,两季种田纯收入有4000多元,基本是全家的全年收入。

马培来说,这些钱除用来养家糊口外,还要供应上高中的小女儿,她一年的教育花费占到了全家种田收入的一半以上。

除日常消费外,马培来的家人不舍得买任何像冰箱、洗衣机之类消耗电费的“奢侈”品,为了能多攒点钱给就要上大学的小女儿。“到那时一年就要1万多元”,马培来坐在只有简单家具、亟需翻盖的房子里说。

中国的一位人大代表曾估算,目前,中国普通农民每年纯现金收入约为1500元,而一个大学生每年的支出近万元,本科四年下来差不多花5万元,相当于一个农民30多年的现金积蓄。

马培来说,农民不是不想致富,现在仅靠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并不现实。两年前,他投资2000多元钱和同村人一起养猪,但由于缺少必要的技术指导,最终他的投资血本无归。

废除农业税只是起点,建立农村发展的长效机制,仍任重而道远。“一方面应从中国农业内部挖潜;另一方面应将农村富余的劳动力转移到二、三产业中,用减少农民的方式富裕农民。”秦庆武建议说。

为了能多赚些钱补贴家用,现在马培来不得不选择和二三十岁的小伙子们一起去镇上做搬运工。他说,像他这种年过半百又没手艺的农村人靠打工致富已经不现实了,种田是他唯一的出路,只盼着在国家政策的帮助下,农民能多得点,少花些,日子不要总过得紧巴巴的。

白癜风为什么会复发

女性性唤起障碍分为三种类型 主要有哪些

西安有帮助孩子长高的地方吗

友情链接